搜索

我一辈子最崇拜的偶像只有他们!seotaiji & boys

热度 6已有 1950 次阅读 2011-8-11 21:12 |个人分类:日志|系统分类:心情

先贴一些资料,以后慢慢完善!  

                                
 

专辑试听  http://www.xiami.com/artist/album/id/31604/c/Cd

 

 

 

 

 

 

1992-1996年韩国一半国民都是他们的歌迷,包括明星、漫画家、律师及总统…… 他作为90年代明星时尚的代表被列入了大学服装专业的教科书,在韩国出版的关于他的书籍有四五十种…… 虽然没有上过大学,但却是北京大学的客座教授(徐志太)和北京现代音乐艺术学院的名誉教授(李Juno)……不管是他们的唱片、Live抑或是活着的方式,给人感觉都是——震撼! 前传 1972年2月21日,徐太志在首尔出生。初中毕业后进入北工高,就读于建筑土木专业。 1986年,年仅14岁的徐太志就在学校的“天空壁”乐队担任贝司手,这是他初次进入音乐之门。1987年,他退出“天空壁”加入另一个名为“活火山”的乐队。如此年轻就以独立乐队活动,他的天赋让他不仅在学校积累了人气,还引起了音乐人李中山的注意。1989年,在李中山的介绍下,还是高一生的徐太志加入了最好的Rock乐队——SINAWE,以贝司手的身份开始活动。高中二年级徐志太从学校自动退学了,理由很简单:为了能更加埋头于音乐!当时为了做Rock他很想将头发留长,可是继续上学的话肯定没办法留长发……即使后来在采访中被问到有关大学的问题,他也坚持着自己的立场:“我不是‘没能去大学’而是‘没去大学’!当时的大学并不会教授我想要的音乐,所以没有去大学的必要。”他堂堂正正的发言打破了学位至上的固定观念,给当时的韩国社会带来不小的冲击。 1990年,由于成员们对于音乐的见解差异,SINAWE正式解散。

“徐太志和孩子们(SeoTaiJi&Boys)”不是企划公司的制品,而是以三名成员为主轴结成的一个自由体,这也是他们与现在的偶像组合的最大区别之处。 SINAWE解散后,孤单的徐太志做了很多音乐上的尝试,为排遣寂寞他开始自学MIDI Music,一辑主打曲《我知道》就是在这时候完成的。李Juno和梁贤锡是韩国BreakDance第一代,跳舞对于他们来说是像吃饭一样自然的事情。想要带着自己制作的音乐叩开国内音乐大门的太志遇到了这样两个当时最强的舞者,三人一拍即合,于1991年结成了“徐太志和孩子们”。年龄最小的徐太志(当时20岁,韩国算法)被确定为队长,成为“徐太志和孩子们”音乐方面的总担当。 1992年3月,“徐太志和孩子们”正式发行一辑,并带着主打曲《我知道》参加MBC的特别综艺节目。这是一个让无名新人走上舞台展示自己的音乐,并接受专家评价的节目。虽然当时评委给予《我知道》的评价并不是非常高,但这首歌,还有这个叫做“徐太志和孩子们”的组合却因为这个节目成为了韩国音乐历史上最轰动的传奇!徐太志是真正的Sing-Song Writer和Musician,他的所有专辑都是亲自作词、作曲、编曲、制作的。《SeoTaiJi&Boys》的发行量超过了170万张,创造了韩国音乐史上出道专辑最大销售量的纪录。一辑所有的曲目都进入了电台Top10。而主打曲《我知道》在各电台的排名更是连续五周保持第一。当年所有的歌谣奖项都被太志他们揽入怀中。大众对于一辑也有很多种评价:展示Rap也可以用韩语来唱的音乐、改变大众音乐历史的专辑、醋是真正的Dance音乐在韩国登场的专辑…… 当时大众音乐还是以情歌或者比情歌节奏稍微快点的舞曲(与现在的Dance音乐不同)为主流,而观众们也只是乐于坐在电视机前静静地看着而已。当时的10代、20代与现在的年轻人一样满腔热情渴求爆发。虽然现在“爆发才能生存”已经变成定式,但在那个年代“爆发就是死路”,中规中矩才是正途,所以他们的要求、热情根本无从释放……“徐太志和孩子们”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横空出世了。在韩国几乎听不到的音乐以及与之相连的时尚、自由感……这所有的一切都足以让备受压抑的10代、20代陷入疯狂!他们的举手投足都成为流行,随处可见所谓“徐太志fashion”打扮的年轻人,走在路上到处都是《我知道》的旋律,“徐太志症候群”的说法也正式登场。“徐太志和孩子们”让10代们完成了从“爆发就是灭亡”到“爆发才是生存”的认识转换,他们不再是被社会忽略的人群,而是成为了时代的主角,“新生代”的说法也在此时应运而生。现在承用的关于“偶像”的一切也都是从那时候开始:Fan Club、哥哥部队……“徐太志和孩子们”的登场让韩国的歌谣文化进行了180度的转变。然而,让徐太志成为“像传奇一样存在”的原因远不止此! MV的活性化 根据歌曲制定MV在现在是理所当然之事,可当时并不是如此。当时的MV什么效果、情节都没有,只是将歌手穿着演出副唱歌的样子记录下来而已。但是“徐太志和孩子们”的 MV加入了情感、思想以及道具,是一种更加活泼、大众化的表现形式。 歌手捍卫权利的斗争 当时的歌手仿佛就是公司的傀儡,公司和经纪人可以不经过歌手本人的同意,独断地决定所有的事情。“徐太志和孩子们”的情况亦是如此,经纪人和公司曾没经过他们的同意就将剪辑好的MV擅自拿到市场上去卖。当时,这在唱片业是不成文的规定。可徐太志偏偏反其道以“侵害著作权”将公司和经纪人告上了法庭,这在当时是无法想象的事情。“歌手是音乐的生产者,不是公司的傀儡”,徐太志的信念从那时一直延续到今天。 企划公司和歌手之间关系的重新订立 不管是当时还是现在,歌手都好像受雇于公司一样。但是徐太志不认同这种观点,他导入了“歌手不是被公司和经纪人所雇,而是雇佣公司和经纪人来管理自己的十五”这样的观点体系。这一切让徐太志变得更加有名进而成为传奇般的存在,这与“可以制造出‘徐太志和孩子们’同类的偶像,但却不能制造出像他一样的音乐人”是一脉相通的。

出道未满8个月,“徐太志和孩子们”突然切断所有的联系,从媒体和大众眼前消失了。当时正是他们人气一路攀升的时候,但是为了能埋头于下张专辑的制作,向歌迷呈现完美度更高的音乐,他们果断的中断了一切活动。“结束一张专辑的活动,然后有一段休息时间为下一张专辑做准备”在现在看来是理所当然之事,可是在当时根本就无法想像。不管你是出道已经5年、10年,再怎么想休息也好,只要电视台召唤就得乖乖的跑过去。因为怕被电视台盖上“不合作”的烙印,所以在徐太志之前没有人挑战过“失踪”。 1993年6月,“徐太志和孩子们”带着他们的2辑ComeBack。“徐太志和孩子们”的回归消息成为社会焦点,所有的舆论媒体,甚至连九点新闻也播放了他们CB的消息。 大众放下手头之事坐在电视机前等待,预想他带着和1辑一样的RapDance出现。可是将CB舞台锁定MBC的徐太志却把人们的期待硬生生地断送,再次将歌谣届翻了个底朝天!肥大的裤子、全盘Dark的衣服、挂着商标的帽子、Reggae烫发……“徐太志和孩子们”初次将HipHop展示给国内大众(当时韩国也有HipHop,但一般只是个人听听罢了)。如果说《我知道》让RapDance被人们所熟知,那时隔一年的《何如》就是给大众的另一冲击。 这时候媒体和徐太志的战争也正式开始了:对于媒体的召唤应该召之即来的歌手“胆敢”无视舆论,突然搞消失?!好,是该让你们吃些苦头了! 现在看来再正常不过的HipHop Fashion以“会让青少年痴迷,产生恶劣影响”的理由遭到KBS禁播,《国民日报》以“中世纪魔女的猎取”为序论对他们进行的批判、韩国日报《徐太志演出制止,做得好》、朝鲜日报《艺人不良造型“危险水位”》……除了MBC之外的所有媒体都要将“徐太志和孩子们”置于死地。但是与舆论想将他们“弄死”相反,大众却给予他们比1辑时更加狂热的支持的呼应:走在路上,听到的全是《何如》,顶着一头爆炸烫发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多,徐太志的HipHop Fashion再次成为流行风向标。徐太志也以“我们的音乐是HipHop,是表达自由”的理由对媒体的含沙射影置之不理。 《SeoTaiJi&BoysⅡ》发行刚刚两周就买出了100万张。评论家开始对他们的专辑进行正面、客观的评价,舆论媒体也开始呈现低头姿态。《SeoTaiJi&BoysⅡ》的总销量超过210万张,成为韩国最早突破200万张的唱片。“徐太志和孩子们”将当年的韩国唱片大奖、SBS受尔歌谣大赏的作曲奖、企划奖、今年歌手奖、最高人气歌手奖、MBC十大歌手歌谣节大奖、KBS歌谣大奖等音乐性质奖项全部收入囊中。不仅如此,他们还代表韩国参加了亚洲音乐节。 与1辑时一样,徐太志继续寻找着歌手应有的权利,它是第一个对肖像权、著作权等表达明确态度的歌手。为了制止不法写真集的流通和照片的盗用,他提出“没经过歌手同意而拍摄的照片应该被禁止流通以及做商业性使用,各媒体以及商业性用途的照片都应该由歌手直接提供”。徐太志以自己的理念创造了正确的“ImageMaking”时代。 将自己创造的音乐破坏掉,让新的音乐流行起来。完全不同的音乐,完全不同的造型……徐太志成功的从“偶像歌手”转变为“音乐人”。“徐太志=挑战”的等式也是这个时候建立起来的,“徐太志代表着新生代,他喜欢新鲜、喜欢挑战,所以以徐太志为代表的新生代应该更加乐于挑战、追求创新!”这样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 然后,与1辑时一样,“徐太志和孩子们”再次销声匿迹了。

“徐太志和孩子们”登场的两年内,大众音乐以他们为起点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并于90年代中半进入全面复兴期。Hip-Hop、Rap-dance、完成度较高的情歌、k-Pop等多种类型的音乐开始盛行。如申胜勋、金建模等真正有实力的歌手出现,并凭借他们的实力受到大众的欢呼。 这时候徐太志结束了休息,发行三辑。 《SeoTaiJi&BoysⅢ》被评价为“受到诅咒的杰作”,也是“徐太志和孩子们”专辑中销量最少的一张。从3辑开始,徐太志再也不是歌手、音乐人这么简单,而是变成了韩国人物史上最多惊讶、最多争议的“社会人徐太志”。 3辑是徐太志从自己创立的“dance音乐人”的说法中脱离,回归到本人的音乐之根Rock的专辑。 决心以Rock归航的他开始生产完成度很高的新鲜Rock,而非人们期盼的dance歌曲。但被dance音乐充斥满耳的大众认为“徐太志的音乐再也不是以前那种远期满满的dance音乐!”“不再是更新鲜的dance,反而回归Rock的徐太志不再新鲜”“别人的dance音乐听起来更好”……企划社模仿“徐太志和孩子们”制造出来的偶像歌手、组合填补了太志他们的空位,而大众偏执性的认识更是为日益壮大的“anti徐太志”提供了攻击之点。评论家们也对3辑进行了一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彻底剖析(在大众音乐史上,像徐太志这样,在报纸和杂志上将他的歌曲一小节一小节拿出来分析批判的歌手大概不会再有第二个了吧!)徐太志的音乐不再是单纯的“聆听”角度而是作为“分析和批判的对象”存在。 这时候“撒旦说”正式登场,“徐太志的音乐倒过来听,传达了撒旦的信息”的奇怪传闻在全国扩散开来(传闻将“徐太志和孩子们”专辑卡带分解后,将卷筒换向反方向插进,然后用卡带录音机收听《教室理念》的话就会听到“血不足”这样的声音)。韩国三大电视台在9点新闻中都报道了这个内容,SBS更是为此做了特辑。事态还进一步扩大到“MBC新闻负责人亲自将《教室理念》拿来听,并表明传闻是无稽之谈”的程度。虽然徐太志本人极力否认,但一部分宗教音乐人还是将这首歌指定为赞扬撒旦的歌曲,甚至还闹起了“徐太志是恶魔中的恶魔”论战。 好在不久之后舞会就解开了,当然这全是徐太志歌迷的功劳。徐太志的歌迷一直以“预防极端”而闻名,这其中最大的优点就是阶层非常多样化、逻辑性强的人也相当多。歌迷们将《教室理念》一音节为单位进行了详细的分解、分析,证明了歌曲与“血不足”这个单词完全不相干。再加上心理学家出面表示“这是心理暗示导致的结果”才终止了这场荒唐的论战。 3辑引起了社会的广泛争论,但这正是徐太志想要表达的讯息。这期间,爱情故事几乎是大众歌谣的全部,但是,看看徐太志的3辑:《梦着渤海》(统一)、《教室理念》(呆板的教育现实)、《Dr.Jekyll and Mr.Hyde》(滥用麻药)……全部都是面向社会的信息。10代们开始讨论“统一”,《教室理念》得到所有学生的支持,社会上也开始对教育现状进行了讨论……“徐太志谈论”的说法就这样产生了。 1994年,徐太志入选学术、舆论界评出的“光复50年改变韩国的100人”,作为歌手被此类活动选定当时还是首次。但这时候“徐太志和孩子们”的音乐本题已经远离了大众的关心,而音乐以外的东西又变成了社会的争论焦点,所以这一年是他们最不利的一年。不过不得不提的是:虽然“听着就快乐”这样简单的评价已经离徐太志远去,但以alternative rock为基础,Hard Core Trash Metal、甚至是音乐剧风格的情歌……“徐太志和孩子们”的3辑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杰作!3辑还是可以感受到徐太志“彷徨和苦恼”的专辑,之所以没能取得好评,那是因为他“由dance歌手转向Rock音乐人”的梦想不能适应大众的要求。 就这样,在这许许多多故事中结束3辑活动的徐太志再不是单纯的音乐人了!每次出来都会成为社会的争论点,任何一点小动作都会引起穿越文化全盘的论战……虽非本人意愿,但对社会的巨大影响力让他成为“文化总统”。然后,又到了中断活动的“潜水时间”……


1995年10月,“徐太志和孩子们”带着他们的4辑CB。 在Come Back之前,由于舆论的激烈评论造成大众对3辑的失望,再加上当时发生的很多事情……认为“徐太志已经过时了”的大众变得很多。无数的误会和偏见让他们的身心受到一定程度的伤害,所以与以往不同,这次CB非常低调。 其他人穿着整齐、发光的衣服跳舞的时候,徐太志穿着生动、个性的衣服展示着RapDance;其他人都穿着个性的表演RapDance的时候,徐太志以Hip-Hop Look示人,大唱Hip-Hop;其他人都唱Hip-Hop的时候,徐太志穿着Funky style的衣服,回归非主流的Rock原点…… 1995年,歌谣届已经处于Dance占主打的时代了:相似的音乐、相似的造型,你也Dance,我也Dance……别人都在重复徐太志做过的音乐,他却穿着滑雪服,带着全新的GangstaRap类型出现在Come Back Back现场。 4辑打破了专家们“再也看不到之前人气”的预想,第一天就卖出了30万张,总发行量更是超过200万张,成为韩国历史上第3张突破200万张的唱片(第一张徐太志和孩子们《SeoTaiJi&BoysⅡ》,第2张金建模《错误的相遇》)。主打曲《Come Back Home》在各电台的排行榜上位列第一,街上也变成了Snowboard Look的天地,“徐太志和孩子们”服装赞助社的销量上升率超过了200%。李Juno的“口罩”造型也成为时尚风向标,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乘公交时,10个青少年中至少有一半以上都是“口罩”造型。 当时各电台还报道了离家出走在外的青少年,听了《Come Back Home》之后重新回到了家里的新闻。与3辑时负面性的社会问题不同,这才是对“徐太志做的话就可以”的正确认识,也是“文化总统”真正的意义所在。 此外,对于当时正处在活动时期的徐太志来说还有两个大事件:一个是主打歌《Come Back Home》的剽窃争论,还有一个就是和“公演伦理委员会”的斗争。 “剽窃疑惑”争论 主打歌《Come Back Home》是美国正统Hip-Hop题材中的GangstaRap,将Rap像咀嚼一样啪啪中断说出来是这种类型的特征。美国的Cypress Hill组合是这种题材的代表,有人提出说《Come Back Home》的旋律和这个组合的音乐十分相似,这就是所谓的“剽窃疑惑”。 “舆论、媒体”与置身剽窃困扰的“徐太志及他的歌迷们”之间关于“GangstaRap单纯是音乐类型的一种,并不是剽窃”的论战一直持续着。最后依然由暴走的歌迷们采取行动,将徐太志的专辑直接寄给美国的Cypress Hill组合,不久后正式从原曲创作者Cypress Hill处收到“不是剽窃,这就是Gangsta Rapguyou的Style”的回答。徐太志的歌迷用实际证据将所有流言、疑惑一一击破。 与“公演伦理委员会”的战争 这是徐太志为韩国歌谣界作出的业绩和功劳中的又一件。虽然现在没有了,但当时在韩国有一个叫做“公演伦理委员会的”的地方。所有专辑都要先送交到这个地方,通过他们的审查,看看有没有什么措辞不当或者需要删减的歌词后才能发行。“徐太志和孩子们”也不能幸免。在审查过程中,委员会认为4辑中《时代遗憾》、《ComeBackHome》、《必胜》的歌词都有问题:《时代遗憾》批判的是当时所处的“奇怪时代”中的腐败现象,以及对这种现象的不满;《ComeBackHome》讲述了青少年离家出走的问题;《必胜》虽然讲述的是失恋痛苦,但因为歌词不当被要求更改或者删除。徐太志认为这是对“表达自由”的压抑,气结的他索性将《时代遗憾》的歌词全部去掉,直接保留演奏版本,而《必胜》和《ComeBackHome》则是什么都没改就直接发行了……就这样,公演伦理委员会将他们的四辑告上法庭。得知《时代遗憾》的歌词因“公演伦理委员会”而被删除,徐太志的歌迷们再次站了出来:他们向国会提出请愿书,并展开大规模的签名运动。为此,国会特别成立了“真相纠明委员会”来处理这件事,因为“一个歌手的歌词问题”而惊动国会出面,这在韩国还是史无前例。虽然第二年“徐太志和孩子们”就隐退了,但他们的歌迷却很有耐性,坚持到底,最后终于以“公演伦理委员会将‘事前审议制度’废除来结束这场论战”。当时,对于歌手来说,媒体和公演伦理委员会是绝对惹不起的“两大巨龙”,而徐太志和他的歌迷们却在斗争中获得胜利。托他们的福,歌手们不再受到事情审议的制约,用更加多样、丰富的歌词表现自己的想法。每一张专辑都会导入当时很少见的类型,然后经过自己的再创造展现给大众……总是追求者新鲜事物的徐太志。让大众们产生了“徐太志就是应该新鲜”这样偏执而又奇怪的想法。但是,对于已经通过前面的作品奖20多种类型全部都涉及到了的徐太志来说,大众们“徐太志=新事物,所以必须要新鲜”的要求已经变成了无言的压迫,甚至是创作是相伴而生的痛苦。“创作已经变成了痛苦,然后就下定了离开的决心。这次的4辑,是对于离开的决心、对于这期间徐太志曾经自我追求过的样子的整理,是休止符一样的专辑……”最后离开的时候,徐太志如是说。


1996年1月31日上午10点45分,毫无预警地,“徐太志和孩子们”在成均馆大学召开记者会宣布隐退。“为了从创作的痛苦中解脱出来,以最美丽的形象留在歌迷的心中,所以决定隐退。从现在起就要回归为平凡的韩国青年了……”三名成员登上了演讲台,宣读了长达9页的“隐退宣言”。当天共有超过150名记者赶到了现场,为了保证记者会的顺利召开,警察署共出动了5个中队(600名)的警力将会场围个水泄不通,为了防止“突发事件”,记者会的内场甚至还安插了50多名的便衣。 虽然记者会是在对歌迷非公开的情况下召开的,但是依然有100多名的歌迷赶到并包围了会场:“找了一个星期左右”“立刻用BB联系了歌迷会的成员们”……“徐太志和孩子们”退场的时候,这些歌迷突破层层警卫,将徐太志他们的保姆车围住并哭着拍打车窗,最后徐太志他们只得从成均馆大学的后门离开。现场记者对于当天的回忆是:背着书包、穿着校服坐在地上痛哭的10代;流着泪,失魂落魄地沿车子消失的地方跑着的歌迷;还有收到消息感到现场,一整天都徘徊在会场外呼喊着他们名字的500多名歌迷……甚至还引发了一部分歌迷的自杀骚动。“徐太志和孩子们的突然隐退成为当时对韩国社会的最大的冲击,各电视台9点新闻的重点新闻、报纸头条无一例外都是他们的消息。 单纯喜欢者音乐的三个年轻人,在自己都觉得难以承受的人气和期待中,连企划社都没有,独自和媒体、社会斗争着走过4年……对于20代的年轻人来说,想要担当起这样国民性的关注实在是太吃力了!因此,在最华丽的时候,他们毫无留念的将一切都抛诸脑后,先行隐退:徐太志前往美国;梁贤锡和李Juno开展自己的事业。 1996年7月,与公演伦理委员会的战争结束后,徐太志和歌迷们将没有歌词的《时代遗憾》以“斩成小段的鱼也会梦想飞翔”为主题填上歌词并以单曲形式重新发行。徐太志将自己比喻为“鱼儿”,利用歌曲表达了“跳出来寻找希望/但却被迟到的人们斩成小段/扔进垃圾桶的鱼儿/仍然没有忘记飞翔的梦想……”的信息。


两年前发表退隐宣言只身前往美国的徐太志在1998年发了一封只有几行字的email,并将一张Master CD发回韩国……这样,连面都没有露就发行了自己的solo辑。 随专辑寄回的还有徐太志的采访前言传真:“这次专辑的所有歌曲都没有题目,虽然叫做Take one、two……但并不是延长的意思,只是无意义的名字而已。稍微说明一下的话就是:一路走来作出了几支曲子,然后就要开始对‘题目和作品的连贯性’进行思考了。但有时候用题目来说明作品会很困难,不仅如此,还经常会有‘看上去有点儿被歪曲’的感觉。美术、音乐作品最早被接受的时候皆是如此,在不知道题目的状态下感受到的好像才是自己对于作品的真正感受,因此这次的专辑也作出了别致的尝试。 “这张专辑对我来说有着重要的意义,在发专辑前烦恼了很久,创作的同时也总是下意识地与自己作斗争。 “发专辑的动机、过程也与以前大不相同,很多方面对于我来说都好像是新的挑战,有一种非常绝美的心态。现在我只是尽力完成一张唱片,尝试着通过音乐再次与我的歌迷们见面。” 徐太志退隐后,韩国歌坛就完全变成了偶像组合的天国,dance音乐的市场了。 虽然徐太志是怀着对音乐的爱而精心准备了这张专辑,但时隔两年仍然围绕着他的“退隐颠覆”争论及“running time”(此张专辑总28分钟)的争论,却将徐太志的理想、专辑的音乐性、甚至是一个理性评价的机会给抹杀了!这就将不在国内的徐太志推置到了一个“对于批判家们的论理,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的境况。 当时对于徐太志音乐批判的核心之一是“他,作为比别人更早的将西方流行音乐输入韩国的进口商,却不知道怎样超越,也没有属于他自己的原始性。”在对于他的solo辑连理性的音乐评价都无法实现的状况中,这些扭曲的“定说”正好变成了批判家们举证的基石。 这张专辑与其他组合模仿的“徐太志和孩子们”式的AtlernaticeRock不同,是真正、正统的AlternaticeRock。即使这样,看着徐太志依然是一幅死活不低头的姿态,大众和评论家们再次咆哮着他们的“定说”。 但是,真相是怎样的呢? 其实不仅是徐太志自己,就连他身边的人也是,没有任何人曾经说过“是徐太志创造了这些音乐类型”。只是因为徐太志在只有情歌和Trot的单一音乐文化中注入了Hip-Hop、Rap Dance等多样化的音乐,领导大众摆脱单调文化束缚,受此之惠的大众就开始了“盲目吹捧”……但一年过去,对这种音乐渐渐熟悉了以后,失去新鲜感的大众就开始走上了“挑刺儿”之路。 托这些“定说”的福,4辑以后的所有专辑的“音乐性价值”都没有能受到理性的评价。用Mania的话来说就是“大众和舆论为了掩饰自己的无知,而将所有的箭都投向了没有任何过错的徐太志!” 在许多的争论中退隐了两年的徐太志,通过这张专辑从Musician变身为Artist:“现在不再是为了大众做音乐,而是做自己真正想做的音乐。装载着徐太志的意志、想法、还有重新开始的意思,一起……

21世纪的开始,2000年8月29日PM06:30,韩国金浦机场在这一刻陷入了完全瘫痪状态,只是因为一个叫做徐太志的男人,时隔四年又七个月,终于回国了。徐太志是带着自己的solo2辑回归的,但是呢,撇开专辑不说,光是他这次的“回归飞行”就足够将安静的韩国乐坛折腾个底朝天的。徐太志回国当天,数百名记者聚集在金浦机场,三家电视台开始了激烈的“抢线战”,而9点新闻里也全部都是关于徐太志CB的报道……万余名歌迷高声合唱《时代遗憾》等带着她们的“队长”归来,仿佛这四年又七个月的漫长的空白期根本就不存在!本来徐太志是计划秘密回国的,但在那个几乎全体国民都是他的热血粉丝的时代,即使什么都不做,他的一举一动还是会被掌握在大众的视线之中。这次的行程亦是如此。此次行程的全部过程包括在飞机升的点滴都被详细地记录下来。 没有必要,在意那些讨厌我的人! 2000年,退隐四年七个月的徐太志带着2辑露面了。 回国后,徐太志和歌迷、媒体的初次见面就是他的CB舞台。 徐太志一现身,歌迷和媒体记者就被他的变身再次惊呆了。回国时的黑色短发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满头红色的小辫;徐太志后面跟着的也不再是他的“孩子们”,而是一整支的Rock Band;不再是安静地坐在位子上看着自己的偶像,而是随着他们的音乐一起会晤手臂、蹦跳摇头……徐太志试图通过自己的演出将地下Club中的standding文化带入韩国,展示给大众,所以这一次他带来的是非常强烈、震撼的Pimp Rock! MBC以“徐太志CB特辑”为题对这次演出进行了独家放送。为一个歌手的CB制作特别节目并对演出实况进行直播,这在韩国电视台历史上尚属首次。 此后,徐太志承受了他音乐人生中最多的谩骂和批判。


第一,10代们对徐太志盲目的谩骂 当时的韩国乐坛正是偶像组合受到10代们(徐太志出道时还是幼稚园学生,解散时才是小学生的那帮孩子)爆发性支持的时候。“徐太志和孩子们”创造的Fandom文化不知何时已经变质成“不管各个歌手间的竞争是怎样,只要不是我喜欢的歌手那就是敌人”。在这种整个乐坛都已经成为“Fans战地”的情况下,当10代们发现所有人的视线不是集中在自己喜欢的歌手,而是偏重在“徐太志”这个身份不明的人物身上时(虽然他们喜欢的歌手无一例外都是徐太志的Fans),他们就断定徐太志为“敌人”,并开始在Online上对徐太志进行毫无根据的辱骂。现在很流行的“Antiwen文化”就是从这其中派生出来的。 自己创立了“fandom文化”,然后又创造了与之完全相反的“Anti文化”的徐太志。 网上只要是有徐太志相关的新闻出来的话,下面就会有无数连徐太志是谁都不知道的10代们谩骂性的回帖。这种不正常的现象在当时成为一股潮流,而随着这股潮流应运而生的,是韩国网络历史上第一个“Anti徐太志”网站。 对于这样的潮流,徐太志在一家电台采访中这样说道:“我没想过要连讨厌我的人都要在意。喜欢我音乐的人自然会听,没必要非让讨厌的那些人也来喜欢。” 第二,地下乐队对于徐太志的攻击 那时徐太志带来的音乐是Pimp Rock,这种类型在美国很是流行,而韩国的一些地下乐队也经常会在Club里演奏这种类型。 当时正是地下乐队对于音乐现状非常不满的时候。因为整个舞台都已经被偶像组合占领,毫无立足之地的地下乐队只能在昏暗的Club里进行表演而已。而这时候突然CB的徐太志却用他们几年前就开始做着的音乐吸引了整个社会的注意力,感到非常不平衡的他们开始以“他的音乐是商业性质的”为理由对徐太志进行了攻击。 当时几个地下乐队组成了“反徐太志”团体,四处演出并接受媒体的采访,有时还会将徐太志的人偶烧掉。采访时他们呢说自己反对徐太志的理由是“他是‘气势凌人的商业性乐坛的代表’,是创造出不规则乐坛的罪魁祸首。我们攻击的不是徐太志,而是以他为代表的乐坛。” “直接与10代们偶像为敌的话,自己将完全没有活下去的可能”,再加上“徐太志对于批判向来十分宽大,这次专辑的目的也是要让‘地下文化’广为人知,所以他是不会攻击我们的”,地下乐队真实清楚地知道这些,所以才会肆无忌惮的将徐太志作为攻击对象。 实际上,当时从中获得最多商业性利益的就是他们自己,通过和徐太志的论战,他们让所有的媒体都知道了他们的名字,也获得了一些演出邀请。 第三,娱乐权利和电台的斗争 当时徐太志固执地拒绝无理演出,只参加一些音乐电台节目。一直对他心怀不满的媒体自然不会放过这些机会,纷纷对其进行了偏颇报道。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深夜事件”。节目播出后,气愤地徐太志歌迷们纷纷去“深夜”的主页上进行签名运动,并向该节目的广告赞助商提交请愿书要求撤回对此节目的广告投放,结果好几家广告公司同时中断了对该节目的赞助。 此外,徐太志还针对各电视台的歌谣节目导入了“事前录影”的制度。当时的歌谣节目都是一直播的形式来进行的,但是因为演出者都是一Dance歌手为主,为了保证演出效果只能采取假唱的模式,故现场音响设备非常简陋。 对于要用乐队Live演奏Rock,特别是要演奏Hard Core Rock的徐太志来说,电台这样的演出环境是最恶劣的了。这时候徐太志提出了“事前录影”的方式。与其用糟糕的音响来完成糟糕的表演,还不如用高水准的“事前录影”来回馈观众。就这样,徐太志自费准备了最好的音响设备和舞台效果,将歌谣节目中自己演出的部分事先录好寄送给各大电视台。徐太志的出发点是为了音乐、为了歌迷,但依然引起了其他一些歌手的不满,他们认为“事前录影”是对徐太志特开的“小灶”。 第四,剽窃疑惑 徐太志的6辑《奥特曼》是首节奏非常鲜明的Pimp Rock,美国的Korn和Limp bizkit就是通过这种类型取得了巨大的人气。托无知大众的福,这张专辑一发行,徐太志就再次卷入了剽窃漩涡。最后解决的方法和《come back home》时期一样,歌迷们郑重地向当事人Korn和Limp bizkit寄出了徐太志的专辑,并询问说:“在韩国现在有人说这是剽窃了您的作品,请问您对此有什么想法?”最后从当事人处获得了“那帮无知的人”的回答。 “一个人,可以承受这么多事件、攻击吗?”不可否认,这张专辑为徐太志留下了太多的东西。


2004年1月27日,距离solo2辑之后又过了3年的时间,徐太志才再次Come Back。 这期间一直处于争议、论战中的徐太志,从现在起再也不想被那些外界的问题所困扰,也不再有任何想与他们争论的想法,只是想娱悦自己、愉悦Fans、甚至是愉悦那些表面上对他的音乐满盘批判,暗地里却忍不住一听再听的舆论大众。因为快乐而创作音乐,因为这音乐很有趣才听,这难道不是真正愉悦于音乐文化的方法吗? 7辑的类型?很多人听完7辑后都不禁有这样的疑问,评论家们也是围绕这个问题争了个底朝天。其实,从一开始徐太志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7辑,就这样……叫做‘我们之间的感性磁力’”。 隐约记忆中的小时候……“回忆” 谁都有闪闪发光、想要永远珍藏的回忆。听了这次7辑收藏的歌曲,不管是谁,都会让珍藏的隐约记忆重新浮上心头。Rock音乐特有的强烈演奏中加入其它单薄旋律的话,会让音乐的感觉变得更加圆润,也会让听着的人更加沉浸在回忆的乡愁中。 如果说6辑是以“黑暗、抵抗”为基调的话,那么7辑则是更加“自由、抒情”,承载着可以感受的到的“亲近感”。通过谁都能产生共鸣的信息,挖出在遥远记忆中的回忆。虽然每首歌都有各自完全不同的特色,但整张专辑却是建立在一个共同的分母之上,歌与歌之间隐藏着意义上的连接。 谁都会产生共鸣的……“感性磁力” 如果说6辑是以“强烈磁力”为主流的话,那这次的7辑则是包括“旋律磁力”、“强烈磁力”的复合类型,如果一定要贴上个最确切的标签的话,那就是“感性磁力”。 Rock本身就具备的“爆发性”和“攻击性”,与极大化的“抒情性”和“内心性”相结合……如果说6辑是“声音浴”的话,那7辑就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旋律浴”,“强烈感”和“感性”的结合本身就是一种魅力。 此外,因为当时MP3已经普及,所以即使是超~人气歌手的唱片也很难卖出30万张。但是在2004上半年的唱片排行榜上,徐太志的7辑却名列榜首。在卖过20万的歌手仅有3人的情况下,7辑的销量竟然高达48万4038张!也就是说,虽然他们已经解散了近八年之久,但却还有至少50万的Mania在支持、爱着他……


1

路过

鸡蛋
4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楼主好 2013-2-2 10:26
这些资料复制的吧。。。
回复 Dive 2014-7-31 03:55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重点关注 关闭


玩转本站请仔细阅读《新手必读》

想尽快熟悉本站请务必仔细阅读《新手必读》,本站的各类推荐榜、排行榜是不能发布主题的,榜里的资源都是系统转移进去的!刚注册的用户发帖、回帖都是需要审核以后才能显示的,详情请仔细阅读《新手必读》


查看